您当前所处的位置:17173.com > 单机站 > 盲区 > 正文

《寂静岭2》―心理学研究案例分析

   恐怕再没有任何一款游戏能够像寂静岭系列游戏一样激起心理学和神秘学爱好者的研究热情。而在4款寂静岭游戏中,又以寂静岭2最为侧重于对人类心理学和潜意识世界的探索(1和3则更侧重于神秘学和邪教)。这款游戏中的人物都具有很强的象征性意义,他们被闭锁在自己的潜意识空间里,不断的跟他们心中的魔鬼奋斗。在以下的人物心理学分析中,我会综合现有的多种理论仔细探讨寂静岭2中的几位主要人物,并分析游戏中各种怪物所代表的隐含寓意。需要事先说明的是,我本人并不是专业的心理学分析师,而此文也仅作为自娱自乐的业余研究而已,如果有不妥之处,请各位见谅。另外,我没有玩过寂静岭第一代(可惜),所以对寂静岭的宗教背景只能说泛泛的略知一二,这篇文章将集中在心理学分析上,略有涉及邪教和神秘学的影响,而不会使用Samaul或者Claudia作为解释人物心理和行为的依据。

注意:本文涉及大量情节描述,没有玩过寂静岭2的朋友在阅读之前请慎重考虑。

剧情简介:

    寂静岭2虽然是寂静岭系列游戏的第二代,但是故事却发生在1和3之后。游戏的主人公James Sunderland是一个普通的出纳员,三十多岁左右,性格内向,总是带着忧郁表情。在游戏开头詹姆斯的自言自语中,我们得知詹姆斯的爱妻玛丽Mary在三年前生病去世(我们并不清楚是什么病,但是玛丽似乎在医院治疗了很长时间才最终过世)。失去妻子的詹姆斯也失去了自己生存的动力,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收到一封来自他已故妻子的信:

“In my restless dreams, I see that town. Silent Hill. You promised you'd take me there again someday... but you never did. Well I'm alone there now. In our 'special place'... Waiting for you” (在我无尽的梦中,我看到了那个城镇,寂静岭。你答应我有一天会带我去的。。。但是你没有。。。好啦,现在我一个人在这里,在我们的‘特别的地方’等着你。。。)虽然詹姆斯明白死人是无法写信的,但是思念亡妻的他还是决定去寂静岭看一看。

    詹姆斯在到达寂静岭之后才发现原来平静的小镇已经变得破败荒废,而且有一些很恐怖的怪物在街道各处游荡。詹姆斯为了那一丝似有若无的希望却不放弃自己追寻亡妻的旅程。他在寂静岭除了怪物之外也碰到一些正常的人,但是他们和他一样也在寻找着什么,逃避着什么。詹姆斯在湖边碰到了一位自称玛丽娅的女性,她虽然和玛丽长的一模一样,但是发型,衣着和性格却完全不同。玛丽亚因为害怕城镇上的怪物,所以决定和詹姆斯同行。但是,她却一次又一次的寂静岭最恐怖的怪物金字塔铁头杀死,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死而复生,出现在詹姆斯面前。

    詹姆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达到他和玛丽的“特别的地方”――湖边旅馆那间他们曾经住过的套房。詹姆斯在那里找到了一盘录像带,看完录像带之后,詹姆斯才意识到玛丽并不是因病而死。詹姆斯因为无法忍受爱妻的痛苦(或者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在一天晚上用枕头把玛丽闷死了。詹姆斯在意识到自己的罪行之后,选择自己最终的结局。

主要人物心理分析

    詹姆斯是那种每天都会碰到,在人群里很不起眼的普通人。他沉默忧郁,不苟言笑,但是却以他自己的方式深爱着妻子玛丽。我们可以看到他一直到最后都在试图缓解玛丽的痛苦,每天去医院探望她,买鲜花让她高兴。但是詹姆斯的举动非但无法拯救玛丽,连让妻子心情舒畅都做不到。他自我压抑的性格渐渐积累下巨大的无力感,认为是自己的无能才让妻子变成这个样子。但是同时,他也潜意识中憎恨着玛丽的病痛,如果玛丽没有生病,他或许还在过无忧无虑的生活。这样的心情到了最后变成了他对玛丽的憎恨,如果没有玛丽他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这样种种压力和矛盾交织在一起,变成了他最后杀妻的动力,也给他带来无尽的心理折磨。詹姆斯并不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他逃避,他忘记,他甚至编出各种谎话来欺骗自己。但是在面对自己心中的魔鬼时,我们不得不佩服他的坚韧与顽强。如果我有一天陷入了那样的寂静岭,肯定是缩在墙角吓得发抖,但是詹姆斯却不停的在寻找玛丽。恐怖的医院,漆黑的地下监狱,什么地方都敢去;那么多深坑也一个接一个毫不犹豫的跳……真的是很勇敢啊。

关于詹姆斯的争论很多,各家都有自己的看法。

    1,首先是他杀妻的动机。他到底是个不忍心看自己爱妻受罪的好丈夫,还是嫌弃自己生病妻子的谋杀者。很多人带着同情的眼光看待詹姆斯,玛丽接受治疗的三年对于詹姆斯来说也是一种折磨,玛丽性格变得很糟糕,不停把自己的痛苦发泄在丈夫身上。而詹姆斯面对这些却只有无助的忍受。最后到底是詹姆斯给了已经病入膏肓的玛丽一个安乐死,还是他终于无法忍受而用枕头把妻子闷死了?不管动机如何,詹姆斯因为杀妻的罪行深深地陷入负罪感中。

    2,游戏中詹姆斯所探索奋战的寂静岭到底是真实存在的一个地方,还是詹姆斯脑海中的潜意识世界?如果是真实存在地方,抛开Samaul的影响不谈,一个非常浅显的问题:为什么一个正常的美国小镇会充满了怪物。。。(难道日本人脑海中的美国小城镇都像浣熊镇那么恐怖吗?)如果是詹姆斯为了惩罚自己而创造出来的潜意识世界,那么他又怎么可能在自己脑海中的世界里碰到像安吉拉或者艾迪这样的真实人物呢?比较折衷的看法则认为寂静岭是真实存在的,作为一个城镇他的隐含寓意则是认识自我和赎罪的地方,所以它在每个人的眼中都各不相同。詹姆斯来到寂静岭是因为他无法面对自己杀妻的罪行,于是编造出来一个自我安慰的谎话,认为玛丽死于疾病。他的寂静岭是一个自我惩罚,自我折磨的炼狱。詹姆斯的寂静岭是一个大雾弥漫,充满各种危险怪物的荒废小镇,而安吉拉的寂静岭则是到处燃烧着地狱的烈火。而在小女孩劳拉的眼中则很可能就是一个充满阳光的平常小镇而已(当然前提是劳拉是真实存在的人物)。

    寂静岭的大雾代表詹姆斯无法清楚的认清自己的真实面目。而怪物则代表他的各种欲望和随之而来的负罪感。我会在怪物分析一章中仔细分析每一种怪物的隐含意义。到处封死的道路和不断出现的各种笼子,铁索,铁门则象征了詹姆斯的主要心理暗示――“被禁锢,监狱,铁笼”,从而代表他无法逃离自己罪恶的潜在心理。

    举例来说,在Woodside Apartment(林边公寓)小女孩劳拉(Laura)把钥匙踢开,詹姆斯因为身处铁门的另外一边而无法拿到钥匙。请注意,这里的铁门只存在于詹姆斯的脑海中,劳拉却看不见这扇铁门。所以劳拉才会认为詹姆斯是不是眼睛瞎了。

    于是可怜的詹姆斯在寂静岭不断地被各种怪物追杀,被大铁头纠缠,眼看着和自己爱妻面容一样的玛丽亚一遍一遍的被残忍的杀掉。直到最后他在湖边旅馆的录像带中得知真相。他坐在电视机前,在认清自己的罪行之后也失去的生活的最后勇气。还记得公寓里有一个坐在电视机前的死尸吗?如果你仔细看,那个死尸其实就是詹姆斯,这个安排预示了詹姆斯心灵最终的死亡。但是,他突然间又听到玛丽在叫他,于是詹姆斯再一次鼓起勇气,爬上屋顶和自己的罪行作最终的斗争。

    3,性压抑的詹姆斯。一种很有趣的理论则认为,杀妻的罪行和寂静岭的一切都是詹姆斯性压抑的结果。这么说其实不无道理。我们首先要想到的就是永远的弗洛伊德,和他那些古旧的“男人都有恋母情结”的理论(笑。。。)弗洛伊德的理论指出,人在性欲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就会转向暴力。这一点已经被无数犯罪心理分析证实过了,大部分连环杀人犯都有严重的性心理问题。我们来假设内向的詹姆斯在他循规蹈矩的老婆身上恐怕从来也没有得到过他真正想要的那种狂野的性爱,而后因为玛丽生病住院使得詹姆斯过了三年的禁欲生活。他再也无法忍受了,于是他杀掉了自己的妻子以获得自由。但是杀妻给詹姆斯带来的心理压力要远远大于他的预期,本性善良的他无法接受自己的行为,于是臆造出来妻子病死的假想。这种理论的主要证据来自于玛丽亚,詹姆斯心目中的“完美女性”。让我们简单的来看看玛丽娅,一个脱衣舞夜总会的舞女,穿着很暴露的短裙和很性感的靴子,不断的诱惑詹姆斯,不断地向他指出“我是你的,我是为你而存在的,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不断的被大铁头以各种残忍的方式杀掉。这最后一条是不是暗示詹姆斯潜意识中暴虐的一面呢?他会不会从看到玛丽亚被杀的情景得到快感呢?

    4,自我毁灭的欲望。弗洛伊德认为人有两种最基本的欲望:生存的欲望和死亡的欲望。而生存的欲望则派生出弗洛伊德著名的人类四种基本需求:吃饱的需求,睡觉/休息的需求,避难所(山洞,房屋等等)的需求和性的需求。第四种基本需求则成为我们刚刚提到“性压抑”的理论基础。我们现在需要探讨的则是詹姆斯本性中和“生存的欲望”对立的“自我毁灭”的欲望。每个人都有自我毁灭的欲望,除了那些自杀的画家和作家之外,我崇拜的X档案中的偏执狂联邦探员Fox Mulder也是充满自毁欲望的一个典型人格。自我毁灭的欲望往往伴随着“无价值感”。有这种强烈欲望的人,大多认为自己不配得到生活中的种种幸福。而就詹姆斯的例子来说,他认为自己不配得到玛丽,不配得到那些幸福的日子。玛丽曾经提到“詹姆斯不太喜欢笑”,他忧郁的个性是一直存在的。他在杀掉玛丽之后,我想他大概是很想自杀的,但是詹姆斯在杀妻之后,既没有勇气活下来,也没有勇气去自杀。但是他的自我毁灭欲望却明显的在潜意识中表现出来。就这种理论来说,大铁头就是詹姆斯自我毁灭欲望具象化的结果。如果我们说大铁头就是詹姆斯自己的话,那么他在整个游戏中不断被这个恐怖的形象追击则是他想要逃离自我毁灭的一种努力。

    5,多重人格的詹姆斯。这个标题并不准确,因为我下面将要对詹姆斯心理所作的解释更倾向于妄想症或者精神分裂,而不是典型意义的多重人格。但是我认为这种不准确的概括能够让那些对心理学并不很熟悉的读者理解我的意思。

    这是我个人对寂静岭2的一种心理分析。首先这个理论的前提是詹姆斯根本就没去寂静岭。他可能在家里躺着,也可能在医院里因为某种事故而处于昏迷状态。这个游戏发生的一切,所有的人都是詹姆斯的臆造。所以我才会说这应该算是妄想症或者精神分裂。詹姆斯在妻子病重的三年里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压力,生活方面,经济方面可能都有。而詹姆斯的个性又使他无法自由的宣泄解脱压力。他无望的在潜意识中塑造自己“完美的女性”玛丽娅,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又不得不面对挚爱的但却一天天在死去的妻子玛丽。而他缓解这种心理压力的最终办法却是饮鸠止渴的杀掉了玛丽,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这些压力。但是谋杀给他带来却是更加无法承受的负罪感。于是詹姆斯的神经终于崩溃。我想他可能在杀掉玛丽之后为了逃避这个现实进入了某种休克或者昏迷状态,编造出一种谎言,完全把自己隔绝在以昔日乐园寂静岭为背景的潜意识世界。但是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与现实脱离,还以为玛丽在三年前病故,而他的负罪感并没有消失,而是在他的潜意识世界中以具象的各种人,怪物折磨他。

游戏中的所有人都是詹姆斯本人人格或者他记忆中玛丽形象的反射。

安吉拉(Angela)代表詹姆斯的自杀/自毁倾向。詹姆斯数次和安吉拉见面都明显的带有各种自杀暗示。

艾迪( Eddie) 是詹姆斯作为残忍的谋杀者的一种反射。他最后杀掉了艾迪表示他对自己谋杀行为的悔过与反抗。

    玛丽亚( Maria)是玛丽在詹姆斯心目中作为性偶像的反射。玛丽亚是詹姆斯希望中的玛丽,性感迷人,充满野性。玛丽亚是詹姆斯潜意识中的性幻想对象。

    劳拉( Laura)是玛丽在詹姆斯心目中纯真一面的反射。但是很明显詹姆斯不喜欢玛丽纯真,孩子气的一面。这使他的潜意识中把劳拉塑造成一个令人讨厌,老是把詹姆斯陷入困境的孩子。而詹姆斯对劳拉(玛丽纯真的一面)的厌恶到最后由劳拉嘴里说了出来:“詹姆斯,我恨你,我恨你!”

    俄内斯特?鲍德温(Ernest Baldwin) 则是一个很奇怪的具象化人物。詹姆斯跟俄内斯特没有任何直接接触。但是让我们来分析玛丽亚和俄内斯特的关系。玛丽亚自始至终也没见到俄内斯特,但是她却一直很热心的帮助他。俄内斯特和詹姆斯一样失去了一个挚爱的亲人(俄内斯特失去了女儿艾米),而他也和詹姆斯一样不顾一切的希望能够和失去的亲人在一起。而玛丽亚帮助俄内斯特找到了可以让他女儿重生的物品。这样明显的暗示都说明俄内斯特代表詹姆斯对玛丽的哀悼,而他通过俄内斯特和玛丽娅的接触表达了自己希望玛丽亚能够让亡妻玛丽死而复生,就好像玛丽亚帮助俄内斯特让他女儿艾米死而复生一样。但是这样的希望却是渺茫的。因为俄内斯特(詹姆斯)非常明白艾米(玛丽)已经死掉不会再复活了。

    故事中的怪物也代表詹姆斯心目中的各种邪恶念头。

    金字塔铁头(Pyramid Head)是詹姆斯对自己罪恶的反射。大铁头的形象原自于古老的刽子手形象,头戴三角形的帽子,并不显露自己真实的样子。大铁头代表詹姆斯对自己罪行的最终审判与惩罚。显然他对自己塑造的性偶像怀有负罪感,于是大铁头就一次又一次的杀掉玛丽娅。詹姆斯永远无法对大铁头造成任何伤害,那是源于他面对自己罪行的无力感,每次遇到大铁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逃避。直到最后他面对自己的罪行,也就不需要大铁头来审判他,而大铁头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病人怪物(Demon Patient),穿着束缚衣的怪物。病人怪物代表詹姆斯对他妻子疾病的憎恨。

    人体模型怪物(The Mannequins),我们从人体模型怪物的样子上就可以推断出他所代表的含义。人体模型怪物上半身是两条腿,下半身还是两条腿。而且我们可以看出都是女人的腿。。。我想我已经表达得很明确了。人体模型怪物没有任何个性,甚至没有脸没有上半身,他们是詹姆斯罪恶性幻想的结果,出自他作为一个男人最纯粹的性要求。

    护士怪物(The Nurse Demon),我从来无法理解为什么护士会成为最受欢迎的性幻想偶像。

    Mandarin: 我不知道如何翻译这个怪物,詹姆斯在通过隧道的时候,他们挂在铁栅栏上企图从地下袭击詹姆斯。他们被限制在地表以下,而他们的目的却是要追逐地表以上的詹姆斯。这种怪物代表詹姆斯的无力感,永远达不到的目标。

    门怪( Door Man) : 很多人从安吉拉的角度来解释门怪,因为他们最先是伴随安吉拉出现的,而他们要袭击的也是安吉拉。门在心理学中代表阻隔但同时也代表过渡。伴随安吉拉出现的门怪则代表詹姆斯对自杀倾向的恐惧与向往。

    我将在怪物一章分别详细讨论每一种怪物所代表的意义。

    所以,我认为詹姆斯在杀死玛丽之后根本就没去寂静岭,游戏中一切都发生在他脑海中。他最后的选择则代表他对自己负罪感的态度。选择在水中的结尾詹姆斯以自杀赎罪。选择劳伦,则代表他最终接受了他妻子令人讨厌的一面,正视自己的罪行并希望能够赎罪。选择玛丽亚则代表他彻底陷入自己的潜意识世界,永远被困在了寂静岭。

    6,詹姆斯的结尾。詹姆斯到最后到底会做成什么选择?如果选择自我毁灭,那么就会得到“in the water”,选择性欲则是永远的跟玛丽亚一起被困在自己的幻觉之中,选择认清自己的罪行并祈求宽恕,则会得到和劳拉一起离开的结尾(前提是劳伦是真实存在的人物)。重生的结尾是对寂静岭第一代中的神秘主义的呼应。我很难严肃地对待飞碟结尾和狗结尾。。。。

    詹姆斯的隐喻是:“被困在负罪感的牢笼和幻觉之中。”他的象征是:笼子。我个人很喜欢James,沉默的温柔和隐忍的外表下面潜藏着一个恐怖的秘密。一般来说,游戏电影或者小说的主人公都很苍白无聊,作者往往为了照顾广大读者的美好期待,为了讨好各种读者的需求,不断的牺牲主人公的人物个性与内涵。于是到最后,我们往往得到一个乏味不堪,不好不坏的主人公。但是詹姆斯作为一个主人公却充满了邪恶的魅力,他自己给自己设计的牢笼里垂死挣扎,这使他的奋斗与痛苦同样令人着迷。

一周新闻感觉排行>>

关于寂静岭的文章